2015年10月5日星期一

孔誥烽:中國經濟危機的狼來了


狼來了的故事,大家都熟悉。大家都以為故事的寓意,是不要亂叫狼來了。但我常常懷疑那個喊狼來了的牧童,其實沒有錯,他知道狼遲早要來,只是無法確定什麽時候來而已。頭兩次狼沒有來,不代表狼就不會來。當狼真的來時,那些不相信狼會來的村民,最後也可能被吃掉。

中國經濟危機,就像狼來了。1999年起,不時有論者預測中國經濟快出現危機,甚至有人提出「中國崩潰論」。這些預測當時都沒有成真。後來不少提出中國經濟嚴重失衡,早晚出大事的論者,總會遇到對「中國模式」一無所知者的廉價反駁:之前的預測沒有成真過,所以一定不會有事啦。
全球經濟失衡和金融危機

我在2008年於期刊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發表題為「Rise of China and the Global Overaccumulation Crisis」的論文,指出所謂的中國崛起,其實是拜歐美資本主義1970年代利潤率下降、產能過剩危機所致。歐美日企業在1980年代以後將生產線移到中國,利用那裏在戶口制度下被困在農村幾十年,卻因人民公社的公共教育和醫療體系而有較高識字率和較健康的廉價農民工減省成本、恢復利潤。這暫時解決了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危機。但中國的私人消費佔國民產值,因長期的低工資環境而上升乏力,西方企業打開中國市場的如意算盤,一直不能打得如最初預期般響亮。全球產能過剩、消費不足引起的不平衡,沒有根本解決,歐美便唯有通過大舉放貸,先使未來錢來撐起消費。

歐美的過度信貸和中國的過度生產,造就了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和美國聯儲局啓動減息周期後世界經濟的持續好景。但這個好景,建立在中美兩國經濟的不平衡之上,最後一定會以更嚴重的經濟危機告終。歐美的信貸泡沫一定爆破,中國的生產過剩,最後也一定步向衰退甚至蕭條。

那篇論文發表在2008年初,到年底美國爆發金融風暴,應驗了一半預言。但有關中國經濟危機的預言,卻未有即時應驗。美國爆發金融危機之後,北京即推出巨額刺激方案,到2009至2010年,中國經濟好像已經克服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增長亦反彈到雙位數。

那時歐美投資市場一片愁雲慘霧。不少投資者寧願轉持現金也不敢再投資。財金界客源枯竭,又見到中國經濟一枝獨秀,於是發明了不少與中國有關的投資基金,吸引客戶。吹噓「中國奇蹟不倒」、「中國將統治世界」的知識產業鏈,便應運而生。我與其他少數研究中國政治經濟體系而不看好中國經濟前景的同行,也成了逆水行舟的異類。

中國反彈 後勁不繼

2012年習近平上台,中國實體經濟數據清楚顯示2009至2010年的反彈已經後勁不繼。《紐約時報》在9月26日頭版刊出題為「China Politics Stall Overhaul for Economy」的長文,當中引用了我對中國經濟的分析,並指出新政府權力未穩,權鬥嚴重,將令經濟轉型和復蘇十分困難。當時不少仍沉醉於中國奇蹟的大好友看到,當然也無動於中,繼續吹其「中國奇蹟千秋萬世」的牛。

到了今年夏天,中國股市崩盤,中共暴力救市也無法把牛市救回來,人民幣更忽然大貶值。資本外流加劇,作為中國全球實力之源的外匯儲備結束了10年增長,在2014年6月到2015年8月,已經減少了超過10%。連中國官方數據,也清一色顯示經濟條件繼續惡化。你看到很多之前在高唱中國經濟奇蹟還可持續多10年之類的大好友,紛紛突變成中國經濟危機專家,你便知道這次狼真的來了。

中共在年初開始撥火推動股市狂升,乃因為實體經濟增長無以為繼,中共唯有鋌而走險,希望股票大漲帶來的財富效應可以救經濟,結果愈搞愈糟糕。中國經濟增長無以為繼,根本原因是如前述中國本身的經濟奇蹟,建基在低工資、低民間消費佔國民產值比例的不平衡結構之上。這個結構可以撐到現在才熄火,本身才是一個奇蹟。

2005年胡溫當政後,嘗試推出各種分配改革改善經濟不平衡,例如加大內陸農村投資和增加工人的工資與就業保障等。這些政策提高了工資水平,理論上能提升民間消費。但改善剛開始,便遇上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北京為應對金融危機和出口下滑而推出的巨額刺激方案,令改革停滯甚至逆轉。

刺激方案 加劇債務危機

當時的刺激方案,本質上是下令銀行大舉向地方政府和國企放債。地方政府和國企,很多都把借來的錢砸到建設進行時官員可以或明或暗地分享工程合約利益,但長遠不會有利可圖的重複建設、荒漠中的鬼城、已經嚴重過剩的鋼廠等項目之上。刺激雖成功,但無助提升民間消費增長和改變中國過度依賴出口的發展模式,更加重了低質和沒有長遠效益的投資建設對經濟的負累。它加深了原本已負債纍纍的各級地方政府的財政危機,還令產能過剩惡化、銀行壞帳風險急增。中國經濟總體負債,已從2008年的佔國民產值148%,跳升到2015年初的超過280%,比美國還高,直逼希臘。

現在地方政府在經過一輪基建大躍進之後,再難找到新項目。歐美消費市場無起色,而且出現產業回流,令中國出口業繼續停滯。在地方政府和國企已經因為上一輪刺激而債台高築之際,政府雖然仍可不顧現實,繼續指令銀行放水推動「將路砸爛再鋪」式的工程暫時提振經濟,但這卻只會為銀行體系的龐大壞帳炸彈添加炸藥。

過去20年舉世矚目的中國奇蹟,已經走到盡頭。我在2008年論文陳述的觀點,亦已補充更新成由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出版,詳論「中國奇蹟」的起源和終結及其地緣政治衝擊的新書The China Boom: Why China Will Not Rule the World。身處「後奇蹟中國」的周邊地區,我們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挑戰,已經不再是怎樣沾到中國高增長的好處,而是怎樣在中國經濟滑坡的土石流之中靈活走避,獨善其身。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